Pinned post

很烦一些讲到女权就是“毛爷爷当年……”的女的
很烦一些讲到读书就是要去读毛选的女的男的
简中冲浪,难免被一些过强的党性弹走…… :amaze:
啊~弹~弹~弹~~~弹走~鱼尾纹~

一切回甘都是真的糖,三得利茉莉乌龙回甘是加了代糖,山茶碧螺春奶茶回甘是加了果糖,哎,心里很清楚,嘴巴勘不破呀。

洗拖把布时看到水池里一撮黑黑的东西,像打结的头发,也像一条壁虎,水流冲刷,头发开始爬,好吧,应该是壁虎。
洗完拖把布、蒸汽拖把布、拖鞋,开灯,嗯,确实是壁虎。
抽了两张餐巾纸,我把壁虎捏起来,很奇怪,从上面看它黑黑的,非常邪恶,但从底下看,肚皮白白的,嘴巴瘪瘪的,很是可爱。本来想从窗户里丢出去,我觉得它这么轻应该不会死,但万一死了也不好,要不带去草坪上丢掉,可我又没穿内衣……纠结中,壁虎在我手里一动不动,感觉快被捏死了,我只好拿了钥匙,走下一层楼梯,把餐巾纸扔在地上,壁虎爬了几下,愣住,然后瞬移下了一阶,又愣住了。

都说茄子吃油,我从来没概念,今天人生第一次炒茄子,先热锅再放油接着下茄子,然后我用厨房纸擦擦锅铲准备翻炒,回身一看,油呢…油全都不见了啦!(`〇Д〇)

“首先我是女的”
首先你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从看一滴泪开始,我都看完4本童书了,还有很多本其他的书,今天鼓起勇气想说再看几页好了,我还是不敢看,很痛苦……完全无法想象巫宁坤是怎么熬过来的 ​:blob_cat_oh_no:

读过《雨滴项链》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242335/
推荐序说读这本书会变成蜜罐里的小宝宝,我迫不及待打开,好吧,推荐序没说的是,想成为“蜜罐里的小宝宝”,首先得是真正的小宝宝。这本书就如很多常见的量产童书一样,情节简单,人物扁平,只是用糖果和魔法随便点缀一下的简陋彩纸画,读起来完全不用脑子,但也没有文本之美,我找不出任何打动人心的地方。

越来越觉得,愤怒是一种能力,它是会被消耗掉的。
面对层出不穷的性别暴力事件,我好像已经失去这种能力了。我看到了“新闻”,不是由任何媒体发布的,而是在微信群里传播的。受害人怎样了,受害人的家属呢,没人清楚,也不允许讨论,所有信息都被封锁、封锁、封锁,上一件不了了之,再上一件不了了之,我知道这一件也是同样,下一件更不会例外。我也知道性别暴力事件会越来越频繁,因为还有97年呢,这才第3年。
从西安地铁开始,政府已经掌握舆情处理秘诀,捂嘴、封锁、不了了之。从前几年还只是禁言、炸号,而豆瓣禁止评论,到炸掉豆瓣小组,再到所有社交平台强制显示IP,都是在这一年内发生的,不得不说,非常有效。你看不到,也无法讨论,愤怒本来是可以从一个人传递给一群人,它会在传递的过程中不断放大,但现在几乎所有渠道都被切断了,表达愤怒也有巨大的风险,谁想成为第二个乌衣?

读过《大诱拐》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319799/
好…无……聊………如果说优秀的悬疑小说是滑滑梯,让读者迫不及待地呲溜一下滑到底,坐上这部滑滑梯,才滑出一小段就已经磨到屁股痛了。每次点开都看不出它的精彩之处,只看出我的沉没成本好像是越来越大了(#^ω^)

读过《被抹去的一家》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neodb.social/books/320180/
没想到迅速就看完了,因为实在是太骇人听闻。读的过程中我不停在想,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如果遇到了该怎么办,作者没有答案,我也没有,“恰恰是无力逃脱,才是家庭暴力的最大特征”。施暴者会释放出暴力的讯号,很少人能早早捕捉到讯号并行动,而等到真正意识到那不对劲,已经太迟了。

上次去买饺子皮,老板拿出圆圆的皮,我说有没有方的,老板说方的那是馄饨皮。
可是包出来不都是一样的么,吃起来也是一样的啊!
不懂,馄饨和饺子究竟有什么区别!

没想到德普反噬不是因为家暴,而是因为辱华,一个真实的女人,当然比不上虚无缥缈的华重要啦​:blob_cat_giggle:

读过《小小的王国》 :star_half: :star_empty: :star_empty: :star_empty: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18942/
好廉价的自我感动,作者想赞美小小的王国的国王为了友谊放弃了王位,但我看到的是,在这个故事里,虽然小小的王国里包括国王在内只有4个人,国王还是有权对另外2个国民征税;小王国里只剩国王、谋臣和唯一的国民3个人,国民还自觉给国王交税,拜托,这实在太恐怖了!

把睡裙换成连衣裙,拿出一桶八喜巧克力化了化,然后做一点点家务,正好冰激凌已经化很开,可以吃了。才吃第一口,冰激凌就流裙子上了,我赶紧换了一身,把裙子搓了搓放进洗衣机。吃完冰激凌,起身一看,上衣和裤子都沾上了几点冰激凌,此时裙子都还没洗完呢​:blob_melt_sob:

去年定下年读100本的目标后就变得很盲目,连20万字以上的都不敢打开,生怕耽搁进度。虽然功利,但这个目标完成后,也放下执念了,今年看书心平气和很多。如果去年不定100目标,以后也会很想要定的,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也要有嘛,怪只怪我们人类社会是十进制,目光总是看向整数。

所谓巧合就是,前几年微信读书猜我喜欢《我会在六月六十日回来》,我觉得名字很有意思,收藏在书架很久,但微信读书后来有500上限,我去年又在挑战读100本书,哪敢啃这本72万字的大部头(老实说,我连72万字的网文都读不完 ​:blobhaj_sad_reach:​),就删掉了。最近读《一滴泪》,太受创了,微信读书给我推荐《捉猫故事集》,虽然这本书也并不治愈,有时候还很残酷,但读完五味杂陈,很想再体会一下精神被狠狠摩擦的诡异感觉,于是发现这两本书是同一个作者。好叭,我总有一天要啃72万字的大部头的。


谜城15
蒼說“金鎏影,你之罪,長江難洗”,好怪,台灣人竟然也會用長江這條江,雖然霹靂裏也常常用“中原”來著XD

龟速复习金瓶梅,王婆定挨光谈到潘驴邓小闲,西门庆说“第四,我最忍耐;他便打我四百顿,休想我回他一拳”,我不记得西门庆究竟有没有打过金莲(好像是打过的),但记得他死前嘱咐月娘,“六儿从前的事,你耽待他罢。”现在回想,西门庆对金莲也是很柔情的,说我最忍耐,并非夸词。

Show older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