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充电时躺着玩就会偏瘫💢 我他妈半边身子都麻了也没办法换个姿势,所以为什么要等手机快没电了才充呢!!!

说真的,简中这个“你能把这个拿给你爸妈看吗?”“你能当着你爸妈这么做吗?”的风气,总让我觉得,我们国家是不是有什么做爱必须当着父母的规则,大家都是“父母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围观下做爱”产生的孩子,所以才会抱有这么奇怪的隐私观念和性观念=_=……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最好笑的一则男权呼喊是:

公开AO3注册用户名单,所有男人都不要娶这种看两个男人捅屁眼的女人!

说真的,如果注册AO3就可以避免和这样的人结婚,那AO3的注册用户数量恐怕还要翻一番。

关于“国男”的暴言。 

我觉得“针对男性的用语”边界实在是应该被拓宽一下。

现今这个时代,植物可以被用来侮辱女性(eg.黑木耳),动物可
以被用来侮辱女性(eg.鸡),交通工具可以被用来侮辱女性(eg.公交车),建筑可以被用来侮辱女性(eg.二手房)……事实上身边的一切基本上都可以被用来侮辱女性,在这种情况下,我早就脱敏了。
如果有人称我为“国女”,我会觉得挺不错。

所以我觉得“国男”是侮辱性称呼的人,大概从来都没有被真正地侮辱性称呼指称过,才会这么敏感。
今天你叫他“国男”,他的玻璃心破碎,好你不叫了。
明天你叫他“帅气大哥哥”,他玻璃心破碎,因为他觉得你只在乎他的外观。
后天你叫他“有18厘米大屌的帅气大哥哥”,他可能也会你没有提到他还月入XX万、床上持续N小时而受到侮辱。

所以比较好的办法是像使用女性针对言论一样使用男性针对言论。
让金针菇充满联想,让菊花超市红起来,让世界万事万物像是可以作为女性侮辱称呼一样,成为可以侮辱男性的称呼。

那个时候,国男们就会觉得“国男”这个称呼实在很不错了。

我双标又怎样!python都能if else,我的双标也不过是在分情况讨论而已!!!!只能说明我严谨!!!!

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
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

我觉得最可怕的是什么,是新疆真的是以熊的力量豹的速度朝着”把所有维族人都抓进去”的方向前进的。自由恋爱嫁给汉人的维族人的父母也抓;在中企工作的维族人的父母也抓;我这种穿短裤,嫁瑞典人的家人也抓;北京送去美国开会的模范维族企业家也抓;医生,教授,博士也抓;你就想想其他维族人是什么遭遇

然后微博一片叫好。那些叫好的字眼,我给你们说,维族人看着真的就是被凌迟的疼痛。我有种,我还活着却被送进火葬场,马上就要烧死的恐惧。我姐单身母亲打三份工,带三个孩子,十多年存下来的五十多万,全都没收了,还指控她是恐怖分子。就因为她2013年给澳大利亚打过钱。真的是杀人诛心。

他们干出这样的事,还不让人说。如果你丢了宠物,你会不会出去找?你会不会贴启事求大家帮忙?同理啊,维族人丢的可是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孩子。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底气,认为我们应该沉默?你把人弄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程度,还觉得我们这些站出来上电视,上报纸哭着找家人的人是邪恶势力。

原地址:
twitter.com/nyrola/status/1293

Show thread

发现我有位姐姐的厌女情绪很严重,她说不生孩子的女人是守不住家庭和幸福的;刚刚谈到镇江那个老师的视频,她说这个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怎么会让别的男人翻她手机,还拍这种视频。

首先,靠生孩子才能维持住的幸福并不是真正的幸福;其次,情侣之间拍性爱视频没有问题,让别人看到我相信也只是个意外。只能说,建议大家都保护好自己的隐私,就算拍了,也确保没有其他备份。如果真的很想拍,那么露点不露脸,露脸就不要露点。

如果自己不愿意而对方想拍,那请拒绝,坚持自己的底线。如果对方因此不快,那可以跟他划清界限,不用再来往了。性爱视频泄露,往往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女性,她们被荡妇羞辱、被污名化,而男性却可以把这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

保护好自己,女孩们,是否暴露自己的身体、暴露身体的哪里,都是由你自己决定的。

冯媛:以女子立场看五四遗产 

weibo.com/ttarticle/p/show?id=
#女权 #备忘 #阅读

“你把你最神圣的责任扔下不管了?”她的丈夫海尔茂震惊而不解地质问;
娜拉:你说什么是我最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那还用我说?你最神圣的责任是你对丈夫和儿女的责任。
娜拉:我还有别的同样神圣的责任。
海尔茂:没有的事!你说的是什么责任?
娜拉:我说的是对我自己的责任。
海尔茂:别的不用说,首先你是一个老婆,一个母亲。
娜拉:这些话现在我都不信了。现在我只信,首先我是人,跟你一样的人,至少我要学做人。

100多年过去了,这些对话竟然还耳熟能详。真的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话已经说尽了,现在都只不过是在重复罢了。只不过,当年的娜拉是进步青年,而今日的娜拉是极端女权主义,是女拳,是拳师,甚至是精神病罢了。

簽名來源自索德格朗《現代處女》

Vierge Moderne
 
I am not a woman. I am a neuter.
I am a child, a page and a bold resolve,
I am a laughing stripe of a scarlet sun…
I am a net for all greedy fish,
I am a toast to the glory of all women,
I am a step towards hazard and ruin,
I am a leap into freedom and self …
I am the whisper of blood in the ear of the man,
I am the soul’s ague, the longing and refusal of the flesh,
I am an entrance sign to new paradises.
I am a flame, searching and brazen,
I am water, deep but daring up to the knee,
I am fire and water in free and loyal union …

Edith Södergran, 1916
translation © 2010 David McDuff

抖音与 tiktok,微信与 WeChat,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就像鲁迅和周树人一样吧。

这两天都会做很复杂很现实的梦,不知道是为什么,睡太晚了吗

头开始痛了,但是很开心、很兴奋,不想睡,不知道开心些什么

Show more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