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不好意思各位,我真的是社会主义左派!或许我该再一次修改一下个人资料🤪 当然我并不是拥护中共的那种左派……中共算个锤子!对我的政治立场感到不适的嘟友们悄悄取关我也没关系的 :blob_sad_eyes:

Pinned toot

看到很多嘟友会回fo我还是写一下吧……不然良心不安。
毕竟在象决定做自己了就还是不想因为怕被人看到而收敛,而且我不怎么想折叠。我这个人厌世情绪挺浓的,尤其自我厌恶,很喜欢把外部因素归咎于自身,这是我所控制不了的。如果您fo我,在毛茸茸以外的时间里几乎都是各种厌世屁话满天飞……对我而言最解压的方式是骂人,是用脏话骂的那种。如果您看到这些会觉得难受还请慎fo!不用觉得不回fo是不礼貌的 :blob_melt_sob: 您能注意到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Pinned toot

可以公开的情报:
毛茸茸爱好者,只喜欢有毛的!!
是坚定不移的狗派 :stinky_pup:
此外非常喜欢小熊猫 :red_panda: (red panda)

我虽不喜欢学习,但于我个人而言还是希望中国的孩子都能以考上大学为目标去读书,读了总比不读要强,至少能作为过渡期适应适应社会。
读大学又不只是搞学术研究,现在大学环境的复杂性也不比单位上差多少,只会死读书的小同学到了大学也会发现好成绩不再是万能通行证了,人家搞实践的几个分一加上直接超你苦学八个月的裸分成绩,哦嚯,到嘴的鸭子——奖学金——飞了。
成人的过程很难熬,我希望中国的孩子在经历这个转变的时候是在校园里,而不是在鱼龙混杂的社会。尽管校园事故频发,校园的围墙依旧隔开了许多阴暗。

Show thread

害,看到那条议论国内大学的嘟文,打了几个字还是决定不回。学生化环材也没有那么痛苦哈,我高中同班的优等生也全进了生物专业。学啥专业能幸免啊,倒也不必把生化环材视作洪水猛兽。我自己从来没怕过,并不是因为喜爱,也不是因为我有多厉害,而是我个人在大学期间不以学业为重的态度让我觉得只应付考试压力不算很大,我没被我自己的专业学科暴打,反而是公共课让我掉光头发。我一个姑且能算朋友的同学成绩也不咋地,也顺利找到国企的工作了。只要你没有在国内成为人上人的想法,生活就强奸不了你。
再者国家只培养国家需要的人才,没见现在初升高的升学率都降至50%了吗?国家现在鼓吹的是专业型人才而不是学术型人才,意思不就是告诉你“上啥大学快上工地就差你了”。照目前的架势,也只有考上高中的那一部分人需要担心自己能不能上大学啊。知道要考上高中需要多少补习费么?负担不起的家庭直接就放弃让孩子上大学了我告诉你。上大学显然已经不再是寒门子弟逆天改命最为容易的道路了,学习有多痛苦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反而是越来越多的人被“不上学也有好日子过”的说法给鼓吹动了,义务教育都不肯接受完。哪儿来那么多挤破头也要踏进高等学府大门的用功读书的孩子?


再来一个快乐小狗合集(有猫乱入(有狗行为的猫统统打为狗(不是

“我的牙齿卡在嘴唇上啦!”

b23.tv/BV1WZ4y1G7XX


给大家看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

b23.tv/BV1fT4y1F78x

黄色实在让人心情愉悦。
刚刚出门时本来情绪比较低落,看到一位穿着蛋黄色派克服、黄油色帆布鞋和姜黄色中筒袜的女孩子,心情一下就被点亮了,直到现在也很轻松。
明亮又温暖的黄色真好!

我建议每个大学生从大一起使用考研复习书来学习数学,因为只看教材自学完全就是扯淡,连期末考都混不过的💢
别问,问就是血的教训🚬

蒋明辉在自己女儿出生后,紧接着画出了女婴肉便器和女婴肉泥漫画。

这他妈跟我扯小众性癖,我就骂你脑瘫。

正常人第一反应恐怕是为它的女儿担忧吧,反人类的变态傻逼。

弦子诉朱军案要开庭了!在北京的旁友们!!

我:呜呜,不想做人了,想当小鸟。
可爱室友:那你喜欢吃虫虫吗?
我:当了小鸟就喜欢了。

我:还可以迁移!多好!
可爱室友:那你得变强壮才能飞过去耶。
我:当个家养小鸟也不错。嘻嘻。

朋友们,本每天必洗头发不然不能出门的油头现身说法之潘婷三分钟发膜可以改善出油和掉发,都去买

居間の掃除を始めたら、自分のベッド(掃除済み)に移動する空気を読める梅吉

Show more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