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runrun @board
昨天刚刚知道德国好像只有半年探亲签证。
想知道有没有德国的友友们考虑过将来父母年纪大了之后怎么照顾他们的问题?有办法在德国长居吗?或者其他哪些地方对于五十五岁以上的老人会稍微友好一点?
最近学德语学的有点焦虑,我对养老的事情也不太了解,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放弃。。。。。
对不起这次当一回伸手党,先谢谢各位小象们了。

喝了酒自恋一下:我越长越好看了唉!

接下来拜托各位在志愿填报方面多多来点建议,总之,以润为目的(最晚研究生肯定润)

刷到大龄研究生的视频……这真的是中国特色了……只有中国才会生产出“大龄研究生“这个组合。还有大龄青年。什么叫大龄青年,青年就青年,中年就中年就好了,什么叫大龄青年?什么算大龄?在社会开始探讨这个定义的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人家的意识形态了。我要扬言,“大龄”完全就是社会政治的产物。是大他者的话语。因为大龄包含了贬义的成分,就是做什么都晚了,应该被排除某个群体了,所以每个人都要谨慎审视自己是否成为了某个群体的大龄。大龄就是在这一个阶段好像没有尽早完成该做的的事反而到了这个阶段的晚期开始做了,大他者告诉你,你来晚了,赶紧去下一个阶段吧,别在这个阶段耗着了。大龄,就是不被大他者承认的一个身份,为了得到大他者的承认,人们纷纷恐慌的摆脱这个身份,赶紧进入下个阶段。赶紧毕业就考研,赶紧工作就结婚,赶紧生孩子。期盼获得大他者的认可。可怜又可悲的被话语不断建构着,跪在地上祈求接收阉割。

天降了个给朋友公众号写音乐评论的活儿,被挑中的理由是我的头像非常搞笑看起来很有文学色彩所以被委以文学担当的重任??

以前看过一个科幻脑洞,说是在资源紧张的时候,把一部分人冻起来,等年景好点再解开。现在看到这种规模的方舱,就有点这意思了。以后可以把民众(特别标注:体制外民众)按经济贡献值,分为“社会人”和“储备人”。“储备人”统一编入方舱,管饭,提供免费游戏和囚徒健身指南,可以上网(正好还能选出一部分思想过硬的当网络审查员),从而实现以最小代价维稳。想象一下,你失业了,三个月内没有找到下家,健康码突然弹窗,说大数据排查,你已经不适合社会面存在,请在24小时内去附近的人力资源储备所报到……

浅浅列一下我过海关删的东西,不保证仅供参考。
1⃣️梯子肯定删,实在要用,排队海关的时候再删
2⃣️Telegram、twitter、facebook、reddit、instagram 、discord、WhatsApp等社交通讯。【我认为境外app没有什么可删可不删,因为你梯子都删了,保留这些app会不会被问你没有vpn怎么用的这种问题呢】油管也要删除。
3⃣️iMessage 最好把敏感部分删除,有境外的删除。
4⃣️微信:我建议直接删除敏感的聊天框,备份单个人的聊天记录,不要直接删除微信app,因为他们需要以查看你和国外接应人的聊天记录为借口查看手机(顺便查看其他东西)不然删除单条信息就会像我一样会有时间标志和对话中断很明显删过的痕迹,这不太行。
5⃣️朋友圈:背景图注意一下。朋友圈点进去是直接显示图片的,这一点我也从反光玻璃看到了,所以不要侥幸以为他们只翻到几几年应该不会看到底了吧。要删除就全删除,先从图片看删除一遍,再点开完整的有文字的删除。
6⃣️手机相册:最近删除里一定要全删光。所有辱华meme敏感图片删除,裸露色情照片也要删除(这是中介和我说的,我不确定),聊天记录截图也要删除。
7⃣️百度网盘:删除。如果上述删除的东西上传至网盘,就把那个网盘删除。
8⃣️浏览器记录:safari页面退出。chrome账号退出,以防止查看收藏夹。
9⃣️通话记录:有境外电话的删除。
🔟app store:退出账号,以防止查看下载app记录。
适当保留国内社交app。
应该就这么多吧,欢迎补充……

洗头洗脸刷牙擦脸化妆搭配,困意突然来袭,现在光溜趟床上刷象

五星推荐所有人去看本土拉拉行动派导演的纪录片《我们在这里》 :lesbianflag:

1995 年那场并不理想的世妇会就像一道本土拉拉们从未想过自己需要的闪电,在流氓罪尚存、普遍对身份认同懵懂、找不到彼此存在的黑暗时期培育出一团不灭的火。再多的污名(拉拉曾被禁止献血一年)和掩盖,都无法阻挡她们对爱与平等的渴望,用实际行动让我们变得更可见——这部电影也是其中之一,它和这七年来愈发紧缩的环境一道提醒着年轻一代,无论如何都必须诉说、行动,并且记得。

🔗CathayPlay 点播链接(不用成为付费会员,可以单独购买包括《来自阴道》和《晓迪》的三片影展包)
cathayplay.com/zh-CN/we-are-he

发现我基本不会用象😢,想算个命都不会艾特别人

只有一个人在房间不停大喊,“烦死了”

除此之外,这几天还有一位友邻的反馈,也让我感到心情复杂。而且能感到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犹豫了两天还是觉得应该讲一讲。(长篇信仰冒犯及创伤预警) 

一位多年前认识的出家人友邻给我留言,语句间谈到希望我多谈谈在佛门中同样存在的对女性的歧视和精神控制、性虐待,甚至还暗示了之前龙泉寺方丈(佛教协会会学会长学诚)等人对女尼洗脑和诱奸的事件,实际至今没有休止。然而更多的情况她不敢公开讲。
我豆邮回复,表达了对这件事还没结束的震惊,也认为该更进一步把真相告知公众。然而她回应的意思仍然是“严重到我们不敢说”“居士们对实际情况都不了解”。
这次交流唤醒了我和另一位佛教徒朋友交流的回忆,其实也就是在三四个月前。她是我大学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为人单纯率性,一直学业优异,对学术也非常执着,是我最欣赏的朋友之一。在认识的所有人中,她也曾是我认为最可能在学术领域有所成就的一位,每次和她交流都有极大的收获。
但大概去年开始,她的朋友圈一下子就被各种佛教相关的宣传占据了,有一些是佛学课程,也有一些是公众号的文章,更新频率高到平均每天三四条,少时也一定每天至少发一次。
我没敢问,起初猜测可能是一时的热情。她对佛学有兴趣我一直知道,我也有,以前还讨论过,我完全能想象她亲近佛教是多么自然而然。可是当我去看她分享的内容,再对比以往和其他居士、出家人朋友打交道的经验,又确实感到了担忧——因为她发的佛法课程和文章,几乎全部来自于同一个团体同一个讲师,而分享时说的话,也越来越明显像是推销课程和照搬文章中的语句。同时所有与此无关的信息都消失了,没有生活、学术,不再谈以前关注的书,更别说参与社会事件的讨论。这和我认识的其他值得尊重的佛教徒不太一样。
也就是说,我这位朋友的个性完全看不出来了,变得像一个安利机器人——只不过这个机器人卖的不是东西,也不是什么投资机会,而是单独某一个“法师”及其团体的所谓“课程”和活动。我去年甚至怀疑是不是她被盗号了,可是看到她的豆瓣同时也出现了这类分享,我知道盗号的概率不高。
直到不久前她主动找我聊天,我赶紧控制有些激动的情绪,试探询问她生活的情况,然而除了很客套地说“已经回国了”“很好”,就再问不出其他,倒是她很关心地问了我现在的状态。我本想慢慢展开,让她多讲讲自己,但随后她很快又转回到了给我“推荐课程”的话题上。我的心就有点儿凉,但也没正面拒绝,只是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尝试像以前那样和她就佛学理论做一些讨论——我甚至还有一个心思是看看对方能否进行这样的讨论,以便确定她仍然是她,而非冒名顶替者。
然而讨论没有进行多久,虽然不是太顺畅,可也够我知道这个人的确是她了。所以当后来的交流一次次被她拉向“你去看看课程视频吧”,我一边应着说“好”,一边非常悲哀地意识到:我要失去这个好朋友了,而且还是以我从未想过的最最悲哀的方式失去她……
后来一段时间,她继续给我转发那个法师的课程,我顺便又试过两次和她讨论佛学问题。但结果最后都不过是她说“我能有什么观点呢?我太无知了,所有的知识都在佛法之中。你去看课程吧”。此外就是一遍一遍复制那个法师的话或者公众号文章里的句子给我。
我的朋友被洗脑了,很明显,这应该没有头脑比较清楚的人还会看不出来。我不可能不担心她真实的处境,作为一个曾经和我一样热心女性权益问题,性格自我更独立有主见,甚至身体都非常强健也有很开阔视野的女性,她怎么会被变成这样的呢?到底她经历了什么?她是怎么被变成不敢和我说到自己生活细节的?为什么不仅不再谈论佛教之外的话题、书籍,甚至连与那个法师无关的佛学理论都明显在回避?看上去她跟着那个团队去一些地方“修行”(其实也是付费旅行),那么她如今又是在做什么工作呢?甚至还有,她的同学导师是如何看待的,他们会怎么想,为什么他们也没办法帮她恢复清醒?
我当时就也有想到龙泉寺方丈学诚事件,真的好害怕和担心,于是跑去网上搜了那个她跟从的法师的信息。但能找到的大部分都是课程和活动,只有一个论坛里冷清的版面下,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留言:“XX法师是邪师。但是被他控制的人太多了,他们势力太大,我不敢说出来,实在是不敢……”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佛学理论有兴趣也纯粹是因为其中的哲学精神,何况原始佛教事实上也仅是一种观看和解释世界的方式,内核就是无神论的。也是这样的原因,我在有机会认识一些出家人和居士时,都和他们有稍多的相处交流。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给我非常好的印象。然而不得不承认,佛教界内部似乎是存在着一些非常可怕的邪教势力团体的,佛教变成了他们发展下线的诱饵,而一旦被吊上钩,他们就有极大的力量控制住受害者,牢牢捂住Ta们的嘴,把Ta们完全变成傀儡、祭品、玩物不说,还会同时胁迫其他佛教界可能知情的人不敢说出去,于是外界几乎是完全无知的。就算像学诚事件这样,终于有了几个出家人宁死不屈的揭发,最后居然仍然能被大事化了,迅速被遗忘了……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龙泉寺方丈和他的同伙对女尼和居士们做了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仍然想知道那些揭发他们的出家人如今是何处境,那些被他们性侵强奸诱奸的女性又都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可是结合以上我能获得的这一点点信息,已经足够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了。尤其是意识到我的朋友可能在其中,仍然被控制着,而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更加毛骨悚然……
很抱歉说了这么压抑可怕的事,这两天我虽然会想,但自己其实都有一种回避的心理,试图让自己把这变成“别人的选择我不该干涉”“信仰自由”,以便默许下来。然而我仍然非常不安。那另一位出家人朋友的“不敢说”,恰恰印证了我对朋友的担忧不是凭空而来的。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办…… 我到此刻仍然不知道。只是太难过了。我的朋友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是曾经可以并肩作战的女性,怎么她也会落入陷阱?那么我会不会?这世间到底有多少陷阱存在着,但人们却“不敢说”?

就要出成绩了,不想面对😵‍💫偏偏这时候妈妈弹视频过来专门提醒,我…真要死啊

男的就那么喜欢打量女的?贱种,下次把你们的眼睛挖了

Show older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