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卧槽啊别的实例看我的post好像只能看到置顶那个凤凰河的quote虽然我别的还有很多发的是public tl但是都看不到????所以我在申请follow的时候老师们都看不到我的原创po是吗………………难道是我锁了的原因?所以我如果要fo人就要必须解除锁定???

Pinned toot

说个事 

我之前不小心失足看了某个不方便提起的作品(アニメ済/ドラマ强行快进済(?)/原作未読)里面所谓的第一大党cp的AB 我从一开始就觉得我更喜欢BA 导致我看着lof上30万+和1万+的对比陷入了人生最大迷惑 果然我已经搞不懂现在的初高中生了(虽然室友已经给我科普了原作的…嗯)然后后续是在lof上我很喜欢的一篇BA是A单方面性转 因为原作的A人设缺陷太多(B缺陷也很多…)我觉得这篇单方面性转里的A可以是我见过的场合里我最喜欢的一个A了 各方面都很符合我的喜好和期待 刚才脑内casting了一下 我脑内断然浮现了reiko和umi的脸 不用赶我 我自己现在立刻去跳河👋🏻跳河之前让我留下最后一句 ドラマ的千秋乐那集某位月组色阵营的人士的最后一个镜头根本就是Norman Fucking Rockwell的封面的Lana Del Rey 明明差一点就要罗朱了……(不是

唉 

非常想看蓝曦臣和金光瑶的龍の宮物語AU了…

和室友激情点了20块韩式炸鸡和两杯珍珠奶茶…肥宅的快乐日子没剩多少天了

三天时间过后我已经顺利写出zuka版某个不能提起的小说作品的配役表了 我带着一颗已经从断头台上下来的心去吃午饭了

为什么搞🍌🐟的时候我在需要代人的时候都用的是新生花组 到了搞()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没有比新生星组更合适的了…一定是因为花组近几年和昭和24年组及后续人士走得太近(什么)以及星组演了不少仙侠片的原因

星たちは輝きを競い合い
稲妻より眩しく強く
栄光の輝きを歌え
新たな物語を始まりを

啊…

客厅搬走的室友 

我说她搬走之后没清理干净的地板上甚至有一个bra 你们信么?

这个是隔壁码农学校的室友搬走之后留下的客厅 

不愧是名校素质 不愧是👏

到底是我自己遇人不淑还是CMU的奇葩太多…

看到了你钻和井上芳雄的同框短视频 井上真的还是那么恶心…overspreading his fxxking masculinity

官方的新图 

有一个Max和Ibe在2020年看相机里2018年Ash和Eji和Shorter的照片的画面 照片里的人们非常的……Me and My Girl

「愛こそ命と教えてくれた旅人それはあなた」

关于我的卧室室友的同学的新室友 

卧室室友的同学A招了一个短租的女生B在我们这个小区但和我不是同一栋 昨晚和我们吐槽了女生B的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 比如在客厅大开窗的时候拉开纱窗(导致飞进来很多苍蝇)半夜两点回家 没有通知就带男生进门 弄来一大堆黄油放在地毯上(?)没有通知和询问就拿了A的车钥匙不知道去做什么etc 应该还有更多但我不记得了 女生B是CMU的学生 专业是Engineering 没有刻意迫害隔壁某校的意思 但我想说为什么我遇到的CMU学子都这么人间渣滓😀

昨天说的那篇AE 

是p站作者takagi的长篇「高い城の男」非常好看 今天早上起来看完了最后几章 现在我在绝赞循环ひかりふる路的那几首曲子

每次感觉🐟脑洞堵车我就回去看看Last Party 啊 以后去Central Park会遇到躺在长椅上看夜はやさし的生徒吗

BF扫文笔记 

昨天睡前在看一篇asheiji 应该算canon-divergence 讲的是十年后两人在NY重逢的故事 原作时间线里E翻墙那一跳之后重伤回国了 A在Golzine死去之后成为了boss 这个世界线里Skip和Griffin健在 是个长篇 我才看了两章 今晚继续看 还蛮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有个刚搬到我这城市的PhD新生丢了护照……昨天帮他brainstorming了很久甚至画了一张Chomsky tree分析各种可能的情况 觉得疫情下真的是干什么都难

「自分の感情に正直すぎて 
破滅的な生き方しかできない 
だが…それが魅力でもある」

小柳老师的剧里总是会出现我很喜欢的群舞振付 比如はいからさん的开场和God of Stars的幸せを召し上がれ那首歌

瞳に映る君は愛に燃える赤いバラ🌹
瞳に宿る君は夜空照らす白い星🌟

Show more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