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台湾是中共的政治议题,不是中国人民的大义。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铁链女解救出来;中国人民的大义是让唐山烧烤店打人案件大白天下;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二舅获得残疾证,让他老有所依;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捣毁每个城市里的红楼,解救我们做性奴的姐妹;中国人民的大义是把房子还给烂尾楼的业主,把存款还给储户;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人有工作,让每个人的工作有尊严;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让每个孩子有快乐的童年,让每个老人有安稳的晚年。把政府的权力关进笼子,让中国人民走出监控。中国人民的民族大义是人民的福祉,不是政党的政治的议题。”

在朋友群看到的笑話:山東舉行全員核酸大比武。網友問為何不來個官員反腐大比武?隨機抽查官員財產,看看哪個腐敗更厲害?

Show thread

核酸检测不是人的正常需求,常态化核酸就相当于征税了,如果按72小时一次,每次4元来算,相当于政府向每人每月收了40元的税,而且征的税不是用于公共福利,而是定向补贴给本来就很富的特定行业和人,妥妥的负福利,明目张胆的劫贫济富。
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时间和精力的浪费以及万一没核酸检测就上不了火车地铁进不了商场所产生的机会成本。
更重要的是,平常时候不需要向别人证明我没病是我们的人权,就像我不需要证明我奶奶是我奶奶就能去看望我奶奶一样,强制核酸检测,既损害我们的物质利益,又损害我们的尊严。
对政府来说,政府的存在的意义就是提供公共服务、谋求公共福利,政府属于公共资源,常态化核酸对国民来说高成本零受益,所以必须由政府实施强制力才能得以持续,这就不得不增加保安的数量或工作量,必须增加政府管理这件事的岗位和职责。钱和精力放在核酸检测上多了,放在教育、卫生、扶贫、环保等事情上面就少了,公共资源也产生了浪费。

哇,新版日本高中音乐教科书的封面作者,是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和四叠半的原案,好好看好丰富啊,羡慕死了!

@satodiya
“同志,您支持一个中国的政策吗?”
“同志,考虑到当前疫情的严峻性,我支持将中国严格动态清零的政策。”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去翻几个已经被禁言的博主主页,翻到了的长沙自建房的医学生们,上海被强送殡仪馆的老人,高考被同村人杀死的女生和她被逼死的哥哥,闭口不提原因的失联飞机,平顶山失踪的男孩,深圳忍无可忍的见义勇为杀人犯,又看到微博用户一番我们都是幸存者能活着就不错理应热爱生活的言论。
世上有那么多人有万千种绚烂的未来,而我们却只有惶惶终日等待着哪一种死法先加速降临下来,还要被只有厄运没有坏人皇恩浩荡的声音封住了嘴。

装裱一下这句话,太搞笑了 made my day :

“鲁迅的文章看起来永远都像昨天下午写的一样”

一个寺庙供奉了一个战犯你们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孕妇就在医院前得不到治疗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太平盛世一个老人活活饿死在家里甚至要吃屎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女人活生生在所有人面前被殴打监禁消失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只是想去悼念死去的同胞却被阻拦你们也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人一生的积蓄被无耻的侵吞了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所有与每个人的生存与尊严,情感与人性相关的恶劣事情你们从没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与大多数人的生存并不相关只与某匪的面子息息相关的你倒觉得奇耻大辱了,什么是人性扭曲至极致的地狱,这里就是了,欢迎各位!

《蒙逼时刻|河南现形记,勿忘7·20》

河南,一个让新财富集团翻江倒海的地方,一个让引进人才买到烂尾楼的地方,一个千方百计鼓励农民为国接盘的地方,一个接到十道红色预警都不停工停学的地方,一个不允许农民使用收割机的地方…
...

阅读全文:🔗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中国数字时代

过度强调像“万湖会议”这样的历史里程碑,会给人一种虚假安全感,以为大屠杀只会在某个重大事件或正式宣言下掀开序幕,此前一切的警号都只是无意义的“个别事件”而已。现实是,正如Hans Mommsen所言,国家社会主义政权走向大屠杀是层积累进的激进化过程,从来不是一开始就设好目的地的单程票。你甚至不知道何时开始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比如纳粹集中营,大概连希特勒自己一开始也没想到它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杀人机器。事实上最早期的集中营不过是无心插柳,纳粹掌权后草草征用了厂房、地窖、酒吧等把政敌关进去。相比今天的方舱简陋何止百倍。

甚至到纳粹稳定统治后,大多数人都以为集中营已完成历史使命。但随着政敌通通被关押,集中营不但没有关闭,反而把魔爪伸向“游手好闲者”、“同性恋者”、“反社会者”等边缘群体,目标从政治势力迅速滑向平民。

但哪怕在1938年水晶之夜后,大家依然相信集中营中的谋杀只是“个别事件”,连犹太人都对自己会获释深信不疑。

直到1939年波兰战争、1941年进攻苏联,集中营才正式成为屠杀基地。但即使在枪决室和毒气室等被发明后,犹太种族屠杀依然不在计划之中。包括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当初也不过是拿来关押波兰战俘。

或许正如历史学家反复提醒:大屠杀从来不是利维坦预先设想的,但终点路上的铺路石与道标,早就出现在受害者的尸骨和党人的恶意里。

在这层意义上,1942年的万湖会议并不是什么关键转捩点,只是水到渠成而已,奥斯维辛在成为犹太人屠杀中心前,早就拿着数百万苏俄和波兰战俘练手。

而岁静派最大的错误在于,把利维坦的极权之路想象成精确的棋局。不,它不过是在一个又一个“敌人”被源源不绝创造出来又灭绝后,慢慢成型的高效的屠杀机器而已。那些看似毫不关联的“个别事件”,也许真的不存在明显的滑坡路径,甚至没有连贯的策略性的时间线可言。因为它们不是棋子,而是利维坦用来磨尖利齿后随手撒落一地的砥砺。

购房者断供这件事,实际上已经显示出了现有维稳系统的一个大漏洞:它的大多数管制手段(从网络言论监控,到征信系统),都是针对中产的,它的惩罚手段,就是让“违规”但是还够不上煽巅和寻滋的中产,失去找到体面工作的机会,变成底层。
然而,如果本来就是底层,这套系统不但毫无用处、白花钱,而且还更会刺激到他们的恨意。

——不能坐飞机高铁?无所谓。
真底层人说:老子本来就坐不起飞机高铁。
由失业中产变成的新底层说:老子蹲家里打游戏不香吗?

——找不到好工作?无所谓。
真底层人说:我没学历,本来就只能进血汗工厂卖力气。
由失业中产变成的新底层说:现在经济那么烂,到处都裁员,我不闹事也找不到工作。

——子女不能考公?那就更无所谓了。
真底层人说:我娃早就辍学打工了,他本来就考不了公。
由失业中产变成的新底层说:不好意思,我是最后一代。

这也是你国近十年来在治民思路上的一个大失误:某个不能提的存在,非常讨厌城市中产(它觉得这些人自私、三观不正、不肯吃苦耐劳、还瞧不起伟大领袖没文化),拼命打压那些在它看来跟制造业大国崛起没关系,还容易受西方思想文化影响的第三产业;但是,当它把大部分中产都赶到了底层,那么,它费尽心机建立的数字极权维稳系统,连同它自己,还有这个国,也就该进入倒计时了。

忽然又想吐个槽:在所有正常文明国家,中产都是社会稳定的定海神针;然而在你国这种奇葩地方,中产是【被剥削最狠的血牛+被最严密盯防的潜在罪犯+未来最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有的事情真的会让人忍不住笑出来。有人写了一首诗,如下:

“闭嘴!
说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声
平添几分燥热

自以为聪明
肥头大耳

土堆里
蛰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阴间
却只会用屁股
唱夏日里的赞歌
不知人间疾苦酷暑”

然后看到了通告。

现将相关核查情况汇报如下:
经宣克炅本人陈述,其有晨跑的习惯,已坚持2年多。7月15日7:43分许,其在小区外跑步道上跑步,因头顶知了大叫扰乱心绪,近日天气又闷热高温,于是写了一首以鸣叫的知了为主题的“打油诗”,发布在其个人微博账号。

中心已对当事记者宣克炅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

1、目前,融媒体中心已对当事记者提出严肃批评,并要求当事记者再次认真学习《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员工网络行为准则》和《上海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新媒体账号管理规定》,并责令宣克炅在所属新闻采访部部门全员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
2、融媒体中心将进一步严明宣传纪律,要求全员提高政治站位和思想认识,切实增强“四个意识”,认真学习研读相关员工网络行为准则,管好个人社交账号,注意网上网下言行,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Gooboo 光从免费的样本数据里就找到了几百例自杀,几十个浮尸案,还有爷爷强奸3岁孙女,幼儿园强奸案,铁链女的相似案件,每一件案子都会微博热搜的案件,这样的案子不知道还有多少 reddit.com/r/real_China_irl/co

唐山伤人案(暂时)被允许在墙内网络环境中传播,大概率是因为,施暴者是不带公权力背景的普通个体,处置它们,可以用来炒作司法部门的“维护社会正义”。
然而,随着事件传播,爆出的对公权力不利的讯息也就越来越多:诸如警方首次出警竟然以“一般打架”处理;其后,更揭出施暴者是长期逍遥法外的逃犯。

这现象说明,“大国崛起”那层表面上的金漆,已经再也掩盖不住这国底子里的破败腐烂坍塌。这种系统性的全社会的溃败,已经到了任何一桩普通事件的背后,都可能牵出系统性大问题的地步。
从当年表彰“最美女教师”牵出人口贩卖,到年初表彰“英雄母亲”引出女人被铁链锁颈强奸生八孩,再到今日唐山伤人案引出的警方渎职。

打个比方:它们本来是想要向公众表演,系统如何顺利治愈一个小小的脓包疮,以证明系统的英明神武。
然而镜头略微一歪,公众们便看到,那脓包疮不是一个,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而且那也不是什么疥癣之疾皮肤病,而是三期梅毒已经进了大脑和心血管。

Show older
Eldritch Café

Une instance se voulant accueillante pour les personnes queers, féministes et anarchistes ainsi que pour leurs sympathisant·e·s. Nous sommes principalement francophones, mais vous êtes les bienvenu·e·s quelle que soit votre langue.

A welcoming instance for queer, feminist and anarchist people as well as their sympathizers. We are mainly French-speaking people, but you are welcome whatever your language might be.